駐村計畫

彭慧容 PENG Hui-Jung

彭慧容 PENG Hui-Jung

駐村日期:1999/09/18 - 1999/10/17
視覺藝術
台灣

淺介彭慧容的符號世界

如果說長久以來從眾多的藝術心理學研究裡,可以證明一個真誠面對自己的藝術創作者,事實上已潛伏了他所處的社會環境的特質,而非是刻意去尋找一個人云亦云的泛社會課題,這命題已具有在研究上的有效性的話。那麼在當下這世紀末的反思與自覺運動中,女性意識所引發的思維領域,便是有著讓人無法忽略的論域範圍,而提供一個長久以來已遭到因過於概念,導致偏差性的霸權中央式的權威思維系統,一個面對自身反省的鏡面效應,及作為一個更開放多元的學術機制之可能。

從彭慧容資料的閱讀而來,1988年國立藝術學院在蘆洲校區時期的作品,常使用數種媒材組合而成的形式手法,以空間裝置的視覺語言為主;而在表達上較傾向泛文學意涵,或者不妨說是類劇場的語境傳達。作者在這階段中,常出現幾種具意指性的象徵物,使其圍繞在如洞穴、梯子及人等形式的語彙範圍中,有其女性隱諱的象徵語言使用,及其纖細的生活感受轉換。

而1990年的作品中,空間裝置組構的作品已消退,資料顯現的多以獨立單件的形式所構成。在視覺語言的使用上,依然可追尋其人、洞穴與梯子的語意範圍。其中船體造型物的出現,可視為是壁面洞穴的觀念衍伸;而原本所慣用的塑膠怪獸玩具,則更換為泥塑的概念中性人型,來作為其思維處境的揭露部分;另外梯子的造型在此,則脫離現實的存在概念,而傾向游離與錯置的象徵張力使用。基本而言以較精簡的造型語言,傳達出詩意的意識象徵。

在完成學業離開校園之後,相繼的工作、結婚、生子,為家庭放下創作近八個年頭;直至竹圍工作室開放駐地藝術家申請,方才重回藝術創作的領域。

綜觀其1999年的新作,在造型上以植物性的輪廓為依據,運用挪置換喻的觀念手法,將原本已累積的創作語言,結合其當前的生命處境,將之昇華至某種豐富而無以名狀的思維空間。其中讓花、葉子與種子的視覺語言,晃動在水波或海域的想像之中,而讓語意的曖昧性,有其細緻且完美的結合。正如植物性的造型使用,有其孕育成長的隱喻意涵;而在水這意像所具涵的隱諱關係中,則不只指涉著神話裡,人種由水中動物進化而來的傳說,更直接的泛指所有的哺乳動物,都是在水中度過他的第一期生活,即母體子宮胞衣或羊水中。以此,其創作與環境景況的延展,更有其不可分離的實際對應,及屬於女性意識特有的生命表徵。

說來,藝術也無非是個映射罷了!

駐村作品

1999 《符號花園》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