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文化創意產業跨界的自然狀態 ─ 黃海鳴專訪

最新消息分類: 
創藝養成網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Tag: 

作者:
樂多新文創編輯部
專訪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產業學系主任黃海鳴

在文化創意產業 (Cultural and Creative Industry) 興盛的當下,2011 台北設計大會也特別突顯「跨界」的議題,將之以「亞洲文創跨界創作展」做為主題,直接了當將跨界現象聚焦亞洲。在媒體及政界不斷提出「跨界」價值的這個世代,對於原本就將商業利益放在最高的文創產業,是一項具像化的指標,讓原本就存在自然界當中的「跨界」、「無所不跨」的今日,群體塑造出鮮明的色彩及象徵,碰撞出更強大的「再創意」,小而是一件設計產品,大至是一個城市的獨特魅力。
(Photo credit:kyu kim md via Flickr

以下是樂多新文創編輯部,與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產業學系主任黃海鳴進行的一場專訪,試圖在跨界這個自然狀態中,釐出文創產業在其中的角色與位置。

Q:跨界彷彿變成一種很「流行」的現象?

黃海鳴(以下簡稱黃):現在大家都在談,但其實跨界本來就是一個自然的狀況…,以前各種學科會比較分開、各自獨立,但「跨界」這件事情,在生活中本來就融在一起,不應該把它分開,縱使是音樂,裡面也會牽扯到機械運作,況且是百貨公司,甚至是整體都市規劃…,現在社會狀況、商業空間內的跨領域整合,不知道已經做了多少年。

台灣大概在1998年時開始推公共藝術,公共藝術談的是如何用公共藝術去美化環境,這個問題就牽扯到跨界,這時候藝術開始跟社區及人們搭配,走到戶外,不再只是美術館的事情。這三年內,全世界不再提國家,反而都在比城市魅力,不是指一個小社區或美術館,而整個城市的文化經年累月,在建築、藝術的搭配中所形塑出來的整體形象。

Q:各個產業紛紛跨足文創,在各家爭鳴下,跨界是文創產業創意的唯一出路?

黃:要講跨界,什麼都可以是跨界,要真的來談,就必須有各種跨界領域最強菁英的充分合作,要不然什麼都可以講,因為每個人的生活中其實都在跨界,都會一點。其實跨界重點不是內容物,而是各領域在合作時,會產生大量的盲點,但要將擅長領域碰撞再一起做更大的計畫,這就很難了。

Q:可否幫我們舉一些成功的跨界例子。

黃:在Prada Transformer 的例子,Prada 找來全世界最厲害的建築師,幫全世界最厲害的精品搭配,從展覽到建築作成整體形象,這種例子多得不得了,假如說建商找建築師蓋房子,這就不是所謂的跨界,因為這並不需要跟很強的東西去對話,但在 Prada Transformer 裡面 Prada 本身的品牌會注入很強的概念在建築設計上,不同領域碰在一起才有趣,同領域大家說的話跟觀念都一樣,就沒趣了。

Q:台北世界設計大會中,特別增列「亞洲文創跨界創作展」,這當中是否代表了什麼意含?

黃:在設計產業上,以前只有產品,再來人們重視服務,現在又增加了體驗的重要性,比如說一個名牌的旗艦店,與不同領域的專業合作,在複合與交叉中去塑造整體意象,這些東西都必須找不同人來做,現在的美術館一下展藝術、建築或行動,現在已經不分了,展不同東西之外,美術館還有餐飲部門、圖說館部,本來就是處於異業結合的狀態。

另外在政府方面,現在文化創意產業是屬於台灣行政院公布的「六大新興產業」之一,但範圍這麼大,沒有強調、用大量資金和政治配合專精領域,反而每種領域都區分成一小塊,這也許要從教育開始紮根,像韓國就以影視做為火車頭,從電影沿伸到觀光和公仔等領域,這部分台灣也開始在做,又如這次台北的花博,或是賭城拉斯維加斯,任何東西都可以在這組裝成一個大舞台。

Q:在藝術創造這一塊,若藝術家本身的創作方式,是以跨界後,他人的理學基礎做延伸,這樣所帶來的優劣之處為何?這樣的發展在文創領域的貢獻度?

黃:以前是藝術一枝獨秀,現在是做的領域更大,藝術也不會只有藝術,軟體跟行銷都要會,即使是藝術,也是很龐大的機制,領域開始模糊化的現在,以前區分的太清楚反而奇怪…,分門別類區分是在學習的初階所要做的,後來真正的生活狀態都是跨領域,這是很正常的現象,進入到本來社會的過程。

Q:跨界的例子不勝枚舉,您認為以當代的時局再談「跨界」,其中延伸出令人驚豔創造力的成功要素是?

黃:這很複雜,跨界致勝的要素沒有標準,其實就像「游標」,不斷創造以前沒有的東西,從尺度難度或技術來看,比如說我在這個領域中可以做到最好,已經固定了,但假如我借用其他領域的東西,產生更高的突破,挑戰不同領域的極限,互相借用,就有機會做出超乎想像又有所本的創意。以前藝術圈會說創意是原創,但產業上創意不一定是原創,反而是慢慢發展,到後來被大家所認定,再用其他材料去組合後,賦予已經熟悉的東西新意,再給人消費。

Q:近來關於文創與跨界的探討,近趨於增加產值這一塊,這樣對於跨界影響力所帶來的期待是否會受侷限?又或者擴大了所謂跨界的商業性價值?

黃:文創可親切大眾,但又有很特別的「再創造」力,喜歡與否是消費者來定義,也於是文創後來又參雜了心理學和社會學的研究,當然設計也是很重要,這些力道相互群體建構的過程,也可呼應到先前所說的城市魅力。

(原文轉載自Roodo!樂多)

相關專案: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