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村計畫

騆瑜 Jhou Yu

騆瑜 Jhou Yu

駐村日期:2017/02/03 - 2017/03/06
行為藝術
裝置藝術
複合媒材
台灣

騆瑜在重複的行為中釋放,藉由自我建檔,透過檔案的流變、重複與符號增生,試圖對生命必然的刺激做轉譯。做某樣東西形塑一種抽離的意義,在擴散的過程中,解構形上學的本源意義,意義生成、逃逸、隨意、零亂、交織轉換又消失,在靠近無限極致的狀態裡逸離掌控意義的系統。

1990年出身臺灣,目前創作和居住於臺北。創作多以觀念為主體,媒材包含行為藝術(Performance/Action Art)、複合媒材(Mixed Media)、現地製作(Site-Specific)的裝置作品等。近期關注符號與檔案議題,探討臺灣當代殖民在生命政治運作之外的可能性。近期展覽經歷包含《無限的檔案-騆瑜個展》於臺北市立美術館,以及《日光》於臺北國際藝術村-寶藏巖。2017年初,騆瑜獲選為竹圍工作室與TIFA Working Studios合作「國際藝術進駐交換計劃」藝術家,自2月3日起至印度浦內駐村1個月。

合作單位

TIFA Working Studios
http://tifa.edu.in/

駐村作品

──駐村心得── 2017年至印度 TIFA Working Studio 駐村

2017年2月,在竹圍工作室的推薦,我至印度TIFA駐村;期間發展出藝術計畫《零點》,零點是關於「藝術發生」的作品;在1858年到1947間,印度曾被英國殖民,在殖民期間,英國在印度領土的中央設置了「零里石(zero stone)」,用以指標與印度他方的距離,也象徵一切的起點(zero mile of stone)。以此為出發,我在TIFA駐村期間,發表了藝術計畫《零點-宣言》;我欲標示藝術發生的地方,而藝術,也發生在所有地方。在駐村之後,TIFA的創辦人Trishla邀請我在tifa做《零點》這件作品的永久典藏裝置,同時我也帶著這個計畫出發,我要到世界各地,藝術發生的地方、藝術機構、替代空間、場域,以身體碰觸藝術的萌芽零點與標示。

因此,在駐村發表《零點-宣言》之後,我花上近兩個月的時間,帶著藝術計畫《零點》走遍印度,我試圖找尋在印度,當代藝術發生的地方。在踏查印度各地,試圖找尋當代藝術的過程當中,我幾乎走遍了印度的當代藝術空間,拜訪各地當代藝術機構、雙年展、與藝術家們。過程中像是歷經時空穿越,即使全球化讓世界各地都出現不等的同質化景觀,但亞洲各地仍因不同於西方的文化結構交錯而產生不同的問題。《零點》也因此有了新的想像,針對亞洲當代「藝術行動」生命的思考,萌芽於台灣與印度相似卻陌生的亞洲經驗,明年我預計會再到印度和其他亞洲國家進行這個計畫(TIFA會與我一起進行這個計畫的印度部分),我想描繪「亞洲地圖」的當代場域如何可能。

此外,因為印度的廢鈔政策,駐村期間我也延續我個人的創作系列,發表了《Missing 1000 Rupees》與《Making money_#500 Rupees》兩件作品。另外也做了幾場行為表演(《BA》系列),在開放工作室當天發表行為的錄像與裝置;也和一位英國錄像藝術家Samantha Harvey合作,行為表演於他的多件概念錄像作品中發表於開放工作日。

(因為拍攝BA的錄像,毫無來由的,印度警方將我羈押近四個小時,身為女性藝術家,我對印度警方的行為鄭重抗議,Freedom of expression is so important, and the foundation of a happy democracy. For artists, the freedom to express is of course essential, and it is scary to think that here it can be taken away so easily. We were kept in the police station for 4 hours just for one dance sequence on the street. Nothing profane was said or done, so what was achieved? It's a real shame.)

《零點》計畫仍持續進行中!!!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