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藝術

小客廳閱讀筆記 #08 — 本月選文:《主流化就是行動! 每天為生物多樣性做的五件事 日專家祕技大公開》

October 16, 2019

前言// 長期以來,在「綠色小客廳」的社團中,我們蒐集著關於環境藝術以及環境議題的相關消息,這不僅是為我們自己充電,也是希望能讓更多人在不同領域的資訊交換中激盪出新的創意。接下來每月的第三個週三,我們將會從每個月的貼文中挑選一則提出討論,也邀請各位一同交流彼此的看法和意見。 (圖片取自內文|每天可以從吃當季、時令關懷生物多樣性。圖為苗栗通霄楓樹里以石虎米與當地食材做成的飯糰。攝影:廖靜蕙)

小客廳閱讀筆記 #07 — 本月選文:《「並沒有邁向樂土和財富,卻還認為是現代化背叛了人類」:2020 台北雙年展策展人宣布了展覽主題》

September 20, 2019

前言// 長期以來,在「綠色小客廳」的社團中,我們蒐集著關於環境藝術以及環境議題的相關消息,這不僅是為我們自己充電,也是希望能讓更多人在不同領域的資訊交換中激盪出新的創意。接下來每月的第三個週三,我們將會從每個月的貼文中挑選一則提出討論,也邀請各位一同交流彼此的看法和意見。 (圖片選自內文) 本月選文:「並沒有邁向樂土和財富,卻還認為是現代化背叛了人類」:2020 台北雙年展策展人宣布了展覽主題 https://theartpressasia.com/news/curators-announce-title-of-...

小客廳閱讀筆記 #06 — 本月選文:《致未來:「很不Ok!」的冰島Ok冰河告別式》

August 21, 2019

前言// 長期以來,在「綠色小客廳」的社團中,我們蒐集著關於環境藝術以及環境議題的相關消息,這不僅是為我們自己充電,也是希望能讓更多人在不同領域的資訊交換中激盪出新的創意。接下來每月的第三個週三,我們將會從每個月的貼文中挑選一則提出討論,也邀請各位一同交流彼此的看法和意見。 (圖片取自內文) 本月選文:致未來:「很不Ok!」的冰島Ok冰河告別式 https://csr.cw.com.tw/article/41070?fbclid=IwAR3GGWpbxB5BtQn... 今年 8 月 18 日,冰島舉行了一場另類的告別式,而告別式的對象,是一條 700 歲的冰河。位於北歐的冰島,國土面積約為 103,000 平方公里,大概是台灣的 2.8 倍大,由於是第四紀冰帽的中心,冰島國內被冰川所覆蓋的面積就佔了 11%(約 11,300 平方公里)。

大河小溪全民齊督工

July 23, 2019

  2014年初夏,竹圍工作室長期所關注的樹梅坑溪,以溪旁的樹梅坑溪橋、妙覺寺為界再往更上游的,那段林蔭蓊鬱、保留了野溪樣貌的流域,無預警地被數台巨大怪手進駐,推倒大樹、拓寬加深、移除河道中的大石頭、切割堆疊灌水泥,以各種方式撕裂著野溪原有的自然與生命力。當我們通知同樣關心河川的幾位夥伴,並聯絡水利局想進一步了解施工的細節時,才知道施工的河段隸屬於農業局,而同級的單位水利局並不知道自己所管轄的河川上游將有這樣的工程要進行,反而是因為民眾通報,正要處理追究樹梅坑溪入淡水河口的黃土淤積來源。   台灣的河川管理職權分化複雜,同層級單位之間缺少溝通與跨部門合作,而在氣候變遷帶來的強降雨之下,河川凹岸的侵蝕力道越來越大,遇到颱風更可能造成河岸崩塌的危險,其相應衍生的河川溪流問題亟待我們運用智慧去面對。台灣有千餘條水系溪流,這些溪流被列入了城市的排水系統中,高度強化排水功能,生態環境成為了人類聚落的犧牲品,而野溪水泥化的情形也越來越普遍。

小客廳閱讀筆記# 02:本月選文—《全國NGO環境會議短講備忘錄 ──國土破碎或切割化議題》─陳玉峯教授

April 19, 2019

前言// 長期以來,在「綠色小客廳」的社團中,我們蒐集著關於環境藝術以及環境議題的相關消息,這不僅是為我們自己充電,也是希望能讓更多人在不同領域的資訊交換中激盪出新的創意。接下來每月的第三個週三,我們將會從每個月的貼文中挑選一則提出討論,也邀請各位一同交流彼此的看法和意見。 ======

《本末:永續島嶼‧創意靈光》試閱版

March 27, 2019

Nature More本末工作室的創辦人暨策展人吳虹霏,在2017年夏季環台一周,尋訪台灣各處以行動回應生態與土地議題的文化工作者、藝術計畫與空間。在這趟旅程中相遇的,有人類與自然生態的藝術對接,有強韌的草根社區能量,有凝視受難底層的左派關懷,有合力串聯發聲的田野實驗,與深化至日常生活的輕盈創意。

生態永續裡的藝術實踐

January 03, 2019

在藝術村年會的座談現場,「歐洲綠色藝術聯盟」(Green Art Lab Alliance,簡稱GALA)創辦人雅絲敏(Yasmine Ostendorf)首先提到了一件不無諷刺的藝術品,藝術家從格陵蘭運來了許多巨大的冰塊,讓觀眾親歷冰塊溶化的過程,整個創作計畫雖然與環境意識相關,但藝術家的做法究竟是維護自然還是加速毀滅,是值得大家一同深思的命題。論及環境藝術,相信人們都不陌生,但從思想到實踐不僅困難重重,且如何兼顧作品品質及迴避道德面向的各種質疑,至今仍是高度複雜性且尚待思考的迫切命題。 座談同時邀請觀樹教育基金會(簡稱觀樹基金會)的環境教育專案主任王昭湄分享雲林的成龍村案例。該村本以農業為主,但1985年的一場劇烈颱風引發嚴重的海水倒灌問題,這時村民才明白成龍村早已地層下陷。泡過海水的農地即便完全乾燥,土壤仍舊無法進行耕種,成龍村的景觀因此從一整片的農田轉眼間變成了大片候鳥棲息的溼地。20年後農委會林務局才想到方法協助當地農民並以生態休耕為名,提供田地泡水的居民們相應的經濟補助。然而日子久了,林務局發現無法區辨單純想要補助與真正有需求的群眾,因此委託觀樹基金會介入,將解決方法交給民間非營利組織處理。觀樹基金會首先打造了環境教育的平台,並從小學生開始著手,再透過孩子們將訊息傳遞給村民。同時開始尋找可供藝術家駐村的空間,透過各種藝術性的手法引起在地群眾的注意與參與意願。

訂閱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